快捷搜索:

但是怎么说呢他还是比较进步的也知道只要官职

 今才算完。可这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那孟获好像还没怎么甘心呢,依旧是不服,不过就是暂时偃旗息鼓了而已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人。那倒是还好说,比孟获可好对付多了。关键是那些人对己方没有那么多所求,可他孟获去不一样儿啊。所以……
 
    张松也认为自己主公不会动用太多人马,是。要是直接杀了孟获的话,那自然是不用太多人马,这在第一次生擒他的时候,那就可以了。但是最后因为这具体情况,直到如今成都、益州这边儿是再也派不出凉州军正规军的时候,这战事才算是结束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就不得不说,之前的可都是鏖战了,也可以说算是苦战了。别看孟获最后他银坑洞的人是几乎全军覆没。可己方的人马呢,说起来也没剩下多少啊!所以真说起来,己方是胜利,大胜,但是要说是惨胜,其实也并不算过分。当然了,这如今的胜利,可以说是来之不易,所以确实也没有人去说什么惨胜险胜这类的话,那不是找不自在吗。(WWW.mianhuatang.CC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
 
    然后张松此时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要不是主公说得如此详细。这属下还不知道,原来在前线,这我凉州军的将士们是浴血奋战。损失了我军那么多手足忠魂,才有了如今的大胜啊!”
 
    张松确实,他这是真感慨。毕竟其人从当初刘璋帐下的益州别驾到了如今的益州牧,其人可以说绝对是很有本事的这么一个。并且他更知道,自己主公对手下将士,都是个什么心思。
 
    如果说袁绍袁本初,他不去看重他们冀州军的士卒的话,那么自己主公,可以说却是很重视自己的手下。包括手下的士卒。
 
    ----
 
    对于这些,张松了解得还是很清楚的。毕竟他认识自己主公,那也将近十年了。十年了,哪怕不是说日日接触,但是凭他的本事,却也了解马超不少。这个不服不行,张松其人可不止是过目不忘,在待人接物方面,为人处事,并发谋略上,其人都有他独到之处,要不为何益州牧是他,而不是别人呢?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心说张松张子乔其人,确实是挺会说话。不过说实话,就是其人相貌不佳,要不然当初在演义里,曹操看到张松,也不会那么不喜。毕竟曹操帐下的谋士,武将就不能算了,就说谋士中,可没有相貌像张松那么难看的,所以他看着张松其人就没有什么好感觉。
 
    所以张松其人本来就有些骄傲,再一看曹操看不起他,所以就更骄傲了,因此两人自然不会谈拢什么。按理说曹操确实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胸怀还是很宽广的,但是张松能让他生气成那样儿,连自己所著的孟德新书都给烧了,这可见他被张松给气成什么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曹操这个人呢,很多地方都不错,但是这个脾气,确实是不怎么样儿,结果被张松一气之下,他是再也不想看到其人。张松也生气,感觉这曹操和传言可差远了,所以就一气之下离开了许都,最后是便宜刘备了。
 
    而这些事儿呢,加在一起,说明了张松其人的本事非常,肯定不能小看了。马超呢,他更是从来没小看过张松可,所以让他当了这个益州牧。如果说起来,张松虽说是益州本地人,以前也在刘璋帐下,在益州做事,可是比他资历老的,那不有的是吗。所以马超既然能让其人当这个州牧,其人的忠诚是一个方面,但是本事却也一点儿都不会差就是了。
 
    此时马超说道:“子乔之言不错,其实我亦是如此想法!”
 
    马超出言赞同张松,然后和众人又聊了几句,当然了,他都是和留守益州的几个代表聊的,至于说崔安他们,这每日都见,确实也没有那么多话非要在这个时候说不可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最后看着该说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。这剩下的一些,还是留在晚上再说吧,因此他最后对众人说道:“晚上酉时。子乔准备晚宴,我今夜要与各位不醉不归!”
 
    “诺!属下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本来张松早就想去准备。但是他却也不敢保证,自己主公知道自己早把这些准备好了之后,会不会去怪自己。毕竟这个事儿说大其实也不算大,但是说小,也不是特别小。自己如今是在这个州牧的位置,很多事儿其实都是要小心谨慎才行。
 
    张松他虽说不是一个官迷,但是怎么说呢,他还是比较进步的。也知道只要官职越来越大,自己才能更去一展身手。虽说自己主公不带着自己去征战,但是想来这己方有了郭嘉那样儿的鬼才,还有贾诩那样儿的毒士,如今更有一个年纪不太大,但是本事却不小的陆逊,这可以说自己是指望不上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张松他看得还是很透彻的,知道自己在这上面,基本是永无出头之日了。所以自己只能是从政,那自己如今是个州牧,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。至少比千万人的官职都大。跟着自己主公那么多人,就以自己的官职来说,那也是数一数二,能排得上号的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这些,他都明白,也能摆正自己的位置,张松更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怎么去做,才能更好。
 
    因此对于那些可能要影响自己的事儿。如今从政的张松可以说是很小心谨慎了。毕竟所谓是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”,这话也许张松不知道。但是这个意思,他肯定都明白。他也知道。别看益州这地方,表面上是和和气气,大家相处都还不错,但那也不过就是表面。而真正隐藏在这更深层的东西,就是还是有人觊觎着自己的位置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自己什么什么做得都好,那么自然没有人回去说自己什么,毕竟没有把柄,这还能去瞎编一个?
 
    但是自己一旦是有什么失误,哪怕是一点儿错误,那都不行!因为如此的话,他知道,等待自己的,那只能是小人向自己主公进谗言。虽说张松也不认为自己主公就会相信那些有的没的,毕竟他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判断的。
 
    不过说实话,张松也不敢就十成十去肯定这个,毕竟这所谓是三人成虎啊。如果说自己主公不会相信一个人、两个人的话,但是三个人、五个人、十个人呢,所以……
 
    已经下定决心从政的张松,他心里清楚,这肯定是不得不防啊。为了不让自己被人所诟病,如今他虽说不至于是如履薄冰,但是却绝对变得是小心谨慎了,这也是如今他所处的位置,决定了他变成了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他可不敢在自己主公没有命令的时候,就私自命令下去,去准备酒宴,毕竟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个,而去进谗言。如果说自己主公高兴了,那么什么都好说,这事儿自己做了,非但不是坏事儿,反而还是好事儿呢。
 
    但是话要是反过来的话,那就变成了坏事儿。自己那么做了,自己主公要是有了其他的想法,再有其他人的谗言,这对自己确实是没有半点儿好处。
 
    要说当一个谋士、一个军师,哪怕输很多次,但是最后他只能来一场大胜,或者消灭了敌人,那么人们就可能要说“不以成败论英雄”之类的话。
 
    但是如果说一个政治家,一个政客,他如果失败了的话,那么可能就要一败涂地,没有什么再往前发展的可能了。
 
    所以张松真是不会让人抓到自己的把柄,至少在这上面,他做得还算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了张松的话后,是不住点头,然后让张松下去后,便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晚上可都在州牧府,在这儿集合,咱们今夜真是要不醉不归啊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遵遵命!”
 
    众人知道自己主本地凉州军中的伙夫,而是马超的嫡系凉州军中的那些火头军。毕竟这益州军中的那些火头军,说起来他们还是都会做的。
 
 
第四二一章 客厅孟达见马超
 
    马超此时此刻,当然是不知道崔安心中的那些“小九九”,不过就算他知道,他也会觉得很正常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毕竟如果崔安脑子里要是没有了杀人武艺、吃喝这些东西的话,那么他才会觉得不正常呢。
 
    马超都说完后,然后说道:“各位,这我与众将是远道而来,所以就早回去休息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那些留在成都的人在心里一笑,心说自己主公这就是明着送客吗。当然了,看他这样儿也确实,是远道而来,已经挺累了,所以想早早回去休息,这也不是说不能理解。
 
    所以众人是赶紧跟自己主公告辞,没一会儿,就都走没了。当然除了之前留守成都的那些之外,其他人都是找地方休息去了。当然对于这个,张松是早已给他们都安排好了,至于马超这个主公,那就更不用说了,张松都安排妥妥的。
 
    看着众人都告辞离开后,马超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你们要不都走的话,我都没时间休息!”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